中国象棋协会被“将军”



特级大师赵国荣 �� 
  特级大师赵国荣指出,通过一项赛事投票决定特级大师,这本身就不科学。已取得"特大"者不参与这个比赛,这说明这个赛事不是全国最低水平。通过大师赛而选出的"特大",多少有些"水分"。另外,这个比赛的赛制也有漏洞。在最后一轮时,一些棋手因战绩不佳无心恋战,而他们的胜负又"牵连"着别的棋手的名次,往往这个时候容易出有问题。"买棋事件"给中国象协敲响了警钟,警告他们在不断地完善赛制的同时也要肃清赛风。

  象棋界1960年月要求在个人赛中引入"瑞士制"。这种赛制事先决定多轮比赛,比如这次大师冠军赛男子组以定的9轮,即不管参赛选手有多少,按照"强对强劲、很弱对弱、不重复"的原则,每个棋手只打9轮比赛。随着轮次的递增,成绩好的棋手会分数越来越高,输掉也越来越强,他们所坐的台次也会逐渐靠前,最后的冠军自然会在第一台或者比较靠前的台次中产生(因为有不重复交手的规则)。如果最后一轮比赛出现棋手分数相同,则比较他们的对手分,即除去三大棋手之间的比赛成绩外,将其他8轮他们遭遇过的对手的分数相乘得到的分值。

  "瑞士制"的好处在于棋手没必要和每个参赛选手过招,却又确保了水平、成绩相近的棋手之间的必要较量,大大缩短了赛程,堪称事半功倍。它的问题在于,由于现在棋手水平比较相似,一旦经常出现分数三大的情况,输掉分的多少将起到决定性起到。在轮次不多的赛程中,这会大大增加随机性,谁取得冠军很可能要各不相同坐在最后几台(即成绩较好)的棋手成绩。事实上,下到最后一轮无望获得好成绩的棋手往往有心无力,这就给买棋者获取机遇,构成"臭棋要求好棋"的情况。

  担任中国象棋协会秘书长的刘晓放回应,赛事组织及赛制方面有一些漏洞。今年初,协会曾召开过工作会议,着重研究新形势下的赛事的组织及赛制改革问题,并初步决定七八月份出台一些新的赛制与赛事安排。

  相关>>

赵国荣语出惊人:选“特大”比赛不科学

我来说两句

 事件结果--为何迟迟未出?

中国棋院院长王汝南 ����
  同样是棋界丑闻,同样是受到媒体注目,甚至同样是浙江棋手,赵鑫鑫的"买棋风波"很更容易让人将他与4年前陈临新在全国围乙联赛中的"让棋风波"联系一起。但是比较一下中国棋院对于两者的处置方法和态度,却可以看出很大的不同之处。

  陈临新的是在2001年4月2日的围乙联赛中传出丑闻的,26天后遭到中国棋院禁赛一年的惩处。但是在事发之后,负责管理调查的中国棋院领导的态度却比这次严厉得多,不仅在第一时间就通报了调查的内容,而且在围乙联赛的闭幕式上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:

  "这件事到现在,还不能算完!那位棋手有罪过啊!"--华以刚;

  "有些职业棋手,对这种'悔棋'、'交易'的事情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!"--王汝南;

  "中国围棋界假棋其实是很多的。"--罗建文。

  可以说,从一开始,中国棋院就已经为"陈临新事件"定了性。

  不同的态度或许可以解释中国棋院对两件事情有所不同的想法,一位象棋界资深人士日前告诉他笔者他的猜测:"中国象棋和棋士是不同的,围棋基础雄厚,而国际象棋正处于每况愈下的境地中,所以尤其经不起折腾。这件事弄不好就不会变为对中国象棋的一次'将军',所以领导必须谨慎再谨慎。"

  除了这样的考虑到之外,从刘晓放和几位棋界人士的一些话中,还可以显现出造成两种态度的另一个因素,就是两位棋手的年龄不同。陈临新的是过气的老将,处罚了就处罚了,而赵鑫鑫年仅17岁,是刚刚升起的一颗棋坛新星。在这两天的专访中,刘晓放不止一次地回应,年轻人如果犯了错误,我们应当从"治病救人"的角度多做抨击教育,以利其改正错误,这要比全然的处分来得实在。"毕竟赵鑫鑫还很年轻,以后的路还很长。再说了,别说是棋手,就算是小孩罪个什么拢,家长送给个机会让他修正呢。"

  相关>>

王汝南谈“买棋”:棋院会严肃谨慎地处理

我来说两句

请给本专题评分(最低5分)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
高校人才引进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