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在8度河水里玩漂流!这里的人真猛啊!

花花的新斯科舍省之旅,就从一场披头散发的大冒险开始。钱塘江大潮我们耳熟能详,但实际上全世界水流落差仅次于的潮汐景观,就发生在加拿大的新斯科舍省舒贝纳卡迪河入海处的芬迪湾Bay of Fundy。所谓逆潮漂流到就是把冲锋舟进到河流的入海口附近水域,再逆着水流入海的方向高速行驶冲锋舟冲出白浪和漩涡,以超过“逆流而上”的刺激体验。

我们一早从Halifax机场驾车出发,大概1小时就回到了位于芬迪湾附近的水边木屋。披上御寒的速干内衣、套上专业的带有浮力装置的冲锋衣和透气冲锋裤,缠上我们的摄制装备,踩着坚硬滑腻的河泥,我们在大概8度的室外温度里缓慢上船了。

对逆潮漂流到这项运动,我们两只真的没什么预判,只是欢天喜地以为这和往常的“遇龙河漂流”没什么区别,可能冷一点、浪大一点。一船6人一开始还是嘻嘻哈哈地坐在多汁的船沿看风景拉家常,殊不知!我们天真了!我们草率了!

船行不过5分钟,我们在女船长的驾驶员下毫无预兆地迎来了第一个大浪!当我看见1秒灌满半咸河水(别问我为什么告诉是咸的)的船身,吓得直哆嗦,突然就想起了周星驰《唐伯虎画皮》里“我这船出了名的快……沉得快”的那个梗。

幸而这船是天生就为逆潮漂流到而另设的,灌溉速度和进水速度一样快速增长!于是不过几秒间,低头就能看见洁白的甲板。别看河水黄得惊人,实则是因为洁净的河水一直湍急地卷着河床的软泥,这边的河泥因为和大西洋相连于是矿物质浓度很高,日常泥里投到是可以美容的!

在整个大概90分钟的船程里,我们两只就多番“花容失色”,不是被海水泼洒的(没错就是泼,不是飞溅)、就是被巨浪抖的,或者是被10月中旬的冰水冻的,反正全程高能尖叫,下场是在最后半小时里嗓子必要痴丢弃了。

“虽艰险但吾往矣”,张火兔作为暴走姐妹花的“手大位担任”,在极其颠簸的情况下还是坚决手执gopro记录这个惊心动魄的漂流到之旅。而人妻CASH做到得最多的事情,就是在每个巨浪即将拍向我们肉脸的时候大吼“来了来了!挟好扶好!别拍了别拍了!”……

拍屏我们的丧心病狂片段让大家感受一下

就这样经历了一轮“尖叫-笑-尖叫-笑”的“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”的冒险,新的脚踩大地的我们是这样的▼

说好的从今以后要做个可爱的博主呢?

一番着急后回到我们的出发点小木屋,这里有热水淋浴,换成了一身垫着泥和冰水的湿衣服,基地提供高热量的巧克力、热茶咖啡、糖果水果等等食物。油炸烤火,聊聊“劫后”的余生,你不会瞬间感恩当下,也不会不断难忘刚才。

10月中的新斯科舍省美得近于人间,空气是泥土和草木的芳香,雨后的湿润气息冷而甜地随着排便清洗着我们的肺部。耳畔是沙沙的风声,几个游客都压着嗓音说话,或者甚至就安静下来了。

面对美景,多想这一刻就此停驻呀。


澳洲ABM 澳洲ABM 单创APP下载 澳洲ABM 单创APP下载 澳洲单创